昨天带着媳妇,儿子,爸妈还有王兵去香山玩。

在地铁上看到有乞讨的,竟然随身携带微信二维码。现在好多人身上都不带现金了,乞讨人也与时俱进了,没零钱没关系,微信转账也可以的。我爸还说,现在这种人都挺厉害。主要是他现在除了会微信视频,什么转账发红包啊,都不会。我想教他,他不学,说怕弄不好钱再没了,我妈也是,所以出门买菜什么的,他们都是拿着现金去的。

我们都知道,这大部分都是假的,骗人的,所以地铁上碰到这些人,我们都是转过去背对着,就当没看到。

下了地铁,步行去香山的路上,有更多的乞讨者,有的看着是挺可怜的,见到没手的;也见到光着膀子,露出全身长满的瘤子的;当然更多的只是跪着不抬头,只听到说谢谢,可怜可怜之类的话。不过我们都是直接走过去,并不会真正的施舍,可能是我们同情心不够吧。但是我觉得更多的是,我们之前的同情心都被破坏了。

路上走着,刚好看到一个老婆婆,穿的衣衫褴褛,带着一个袋子,准备坐下,看样子是准备开始乞讨了。这个时候,旁边一个路人说,这就开始工作了,你们这一天挣不少吧。大家听到后,都是会心一笑,老婆婆没说话,跪下,拿出来东西,然后开始磕头。

我推着博博,媳妇就在我旁边,看到这些乞讨者,对我说,要是博博以后长大了,要是同情这些人,想要给他们钱,可是我们都知道,这大部分是骗人的,该怎么教育他们,既要有同情心,又要不上当受骗呢,我当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只好选择沉默。

继续往前走,乞讨人很多,大概几米就能看到一个,来来往往的游客很多很多,但是走了一路,我也没看到几个真正给钱的,看来游客的同情心都用完了。然后排队进公园,开始上山。一路上走走停停,吃吃喝喝。玩玩笑笑,爬了两个小时,到了半山腰,到了香雾窟,平台的位置。前半程还好,尽管有楼梯,但是路还算平坦,抱着博博,推着车还能走,后面真正往爬上了,全部楼梯了,上面写着到山顶还有 900 米, 600 个台阶。刚开始想着抱着博博,几个大人,怎么也能把博博弄上去了,可是刚爬了几个台阶,博博就睡觉了,没办法,把博博放车里,媳妇在这看着,我和爸妈继续爬山。 上山很累,但是也都在坚持吧。妈一直说没爬过山,这次就带她好好爬爬山。其实也不算,因为我上大学的时候,带着妈爬过烟台山,之前去过百望山,但这两个山也就一百多米吧,如果这也算山的话。香山还高一些, 500 多米,爬到一半看到一个人在写字,两个手都没有,小臂也没有,只剩下大臂,右手臂上有绑了一个绳子,写时候,用两个手臂夹起毛笔,放到腿上,然后用左臂和嘴,慢慢塞到右手臂绑的绳子里面,再用嘴调整好笔的角度,开始写字,刚看了没多久,爸就把我叫走了,怕看多了要给钱。我笑了笑,就继续爬山,但是当时我就想,让他帮忙写两个字,只是不知道价格多少。

下山又看到他在写,看到有人买他的字,就打听了一下价格,旁边人说,随意,自己觉得多少钱就给多少,看到里面有好多 10 块的,估计大部分人都给了 10 块钱吧,爸妈是想着让我赶紧下山,我说等会,然后问大哥(其实称叔叔应该更合适,看他年龄和我爸差不多的),能自己制订字吗,他说可以,最多两个字,我说行,然后请他帮忙写两个字:“博毅”,也就是博博的名字。博士的博,毅力的毅,

我当时的想法就是,媳妇今天问我那个怎么教育孩子的问题,就用例子就行,如果他们自己自强不息,那么咱们能帮一点是一点。如果他们非要低三下四,想通过悲惨获得同情,那么没办法。自助者天助之。

大哥拿出来一张纸,自己用两个手臂和下颚先把纸折叠好,然后把笔塞到胳膊里面,调整好角度,开始写字,写完博后,说写的不好,我说没事,他说看看吧,要是毅写的也不好,就重写,我说真的没事,可是他写完毅后,正常流程的是改换小号毛笔,然后落款,盖章的,但是他却折叠起来了,放到了一边,说再写一张,我一直说没事,挺好的,主要是这两个字笔画多,比较难写,他说他看着不行就不能给我,其实越难(笔画越多)写的字就越好写。

这期间有人问他,才知道,他是因为干活两个手臂都没了,三年前开始写字的,刚开始是喜欢唱歌的,但是发现更喜欢写字,就这么练了三年,他说人活着就得靠一个精气神,写字也一样,就像刚才写的那两个字,我觉得就没精气神,所以就不能给,得重写,然后又写了一次,这次觉得挺好,落款,盖章,给我。有人问他写个字多少钱,他说随意,觉得好的话拿走也行,还笑着说,现在白菜价,以后黄金价,我也没想过以后能有啥黄金价。就是觉得这个以后可以教育孩子。

他写的时候我就想,写完得和他合张影,不管怎么样吧,佩服他的精神。下山路上看到好多人都拿有他写的字,觉得挺好,希望他能一直这样乐观下去。

下图就是合影(长得不好看,手动打码了。)。

添加图片

下面是和儿子和字的合影, 添加图片

感觉还是很配的。。。呵呵